免费论文网
毕业论文98463324职称论文8338728网站已运行1096

中国企业学年毕业论文范文 社会网络理论和海外并购类有关论文例文8000字

《基于社会网络理论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合法性》

本文是社会网络理论和海外并购类有关学年毕业论文范文与中国企业有关论文写作资料范文.

李新剑 江梅霞 彭永翠

摘  要:近年来,中国跨国企业在处理并购合法性问题上越来越主动,尤其善于利用社会资本获取合法性.社会资本对于企业获取并购合法性起着积极的作用,其中内部社会资本不但会对获取内部合法性起着重要作用,还能促进企业获取外部合法性;而外部社会资本则对获取外部合法性有积极作用,对获取内部合法性的影响不显著.此外,社会资本关系维度对于获取规范合法性影响最大,认知维度对获取认知合法性影响最大,结构维度和质量维度对于合法性获取产生综合的影响.因此,中国企业要积极构建社会网络,以获取社会资本;积极利用社会资本获取并购合法性,提高社会资本利用能力;根据合法性阶段性特征,周期性调整社会资本结构和维度.

关键词:社会网络;社会资本;并购合法性;合法性

中图分类号:D996;F279.2;F125;F2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255(2020)04-0011-05

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已经成为国际并购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力量.随着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迅猛开展,中国企业并购中遇到的合法性问题越来越频繁,这对中国企业的成功并购以及并购后的整合行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国内外学者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合法性的研究尚不多见,已有的研究大多着眼于制度主义理论观点,侧重从中国与并购东道国之间的制度距离来解释合法性问题,强调对制度的适应和顺从以缓解合法性压力.在实践中,很多的中国企业在面对并购合法性时表现得越来越主动,合法性战略越来越灵活.例如,吉利汽车在并购沃尔沃时,面临着严峻的内外合法性压力,吉利汽车广泛利用社会资本,采取营造社会网络的方法获得了内外利益相关者的支持.因此,基于社会网络理论的视角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合法性问题进行研究不仅具有理论意义,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 理论概述

(一) 社会网络、社会资本及其理论演进

社会网络是由行动者及其关系所共同构成的网络结构.[1]社会网络理论认为嵌入在网络中的行动者,其认知态度和行为均受到网络结构的影响或者被网络整体规范所限制.[2]网络成员可以从网络关系中获取所需要的社会资源,从而能够提升企业的资源获取和利用能力.网络成员同其他网络成员建立的信任和默契关系有利于降低合作中的交易成本并有利于传播默会性知识.网络关系是企业的一种资本和资源,它和其他企业资源一样,能够改善企业的经营绩效.为了深化对网络关系价值和位置价值的研究,学者们提出了社会资本的概念.[3]社会资本实际上是指行动者在一种组织结构中所处的位置的价值,它使行为个体通过社会网络或其他社会结构中的联系,获取利益、网络、信任、规范等社会资源.他是社会资本的核心构成要素.[4]

社会资本概念的提出是社会网络理论深化和演进的结果,也是社会网络理论与企业资源基础观理论相结合的结果,它把对社会网络理论的研究深入到企业资本层面,增强了企业战略行为的主动性.此后,学者们根据不同的研究对象和研究需要,又对社会资本的维度和内容进行了类别划分.学者Nahapiet(1998)根据社会资本的内容,将其分为结构维、关系维和认知维三个维度;郑胜利和陈国智(2002)提出企业的社会资本的范畴和边界,将社会资本分为存在企业内部联系的内部社会资本和存在企业外部的外部社会资本.[5]

(二)合法性及并购合法性

合法性是制度理论中的概念,与生活中的合法性和法律学科领域的概念有很大的不同.在不同的时期,国内外研究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合法性进行描述和定义.其中,学者Suchman(1995)认为“合法性是人们在社会结构体系内的规范、价值观、信仰和定义框架下,对实体活动的适当性(Appropriate)、恰当性(Proper)和合意性(Desirable)的一般感知或设想”.[6]这个定义的概括性、综合性和准确性最高,被学者们认为是最权威的概念.

学者们从不同的研究角度对合法性进行了不同的分类.在研究企业海外经营合法性领域,使用最多的是Singh两分法和Scott提出的三分法.两分法把合法性分为外部合法性和内部合法性.外部合法性是企业获得政府、行业协会、客户、供应链伙伴以及社会公众的认同和接受;内部合法性是企业获得内部股东、管理层和工会等群体的认同和接受.[7]学者Scott(1995)基于制度基础观理论,将组织合法性划分为规制合法性(Regulative Legitimacy)、规范合法性(Normative Legitimacy)与认知合法性(Cognitive Legitimacy).[8]近年来,合法性在解释新创企业成长和企业跨国经营领域得到了广泛的运用,特别是随着对中国企业海外经营合法性的研究,合法性理论的本土化应用得到了很大的发展.[9]

二 社会资本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

合法性研究

(一)社会资本与并购合法性的关系逻辑

当中国企业在东道国开展并购活动时,由于外来者劣势和来源国劣势等不利因素,中国企业会遇到并购合法性问题.不同的企业进入不同的东道市场,会面对不同的并购对象,所遭遇的合法性类别也不尽相同.一般而言,既有因对东道国法律规范和市场规则不熟悉而产生的规制合法性问题,又有因与东道国社会民众沟通不足而产生的合法性问题,也会因东道国社会民众对并购企业的误解、偏见而产生的合法性问题;还会有一些因东道国政府的干预和限制而遭遇的政治合法性问题.总体上来说,中国并购合法性的来源非常广泛.既有外来者劣势和来源国劣势等常规因素的影响,也有政治因素、文化因素和认知偏见带来的合法性问题.

当跨国公司进入东道国社会时,会嵌入东道国社会而形成社会网络.不同的企业进入东道国的时间不同,社会网络构建能力和努力程度也不同,在东道国社会构建的网络深度、广度和质量方面也会有所不同.它既有企业间建立的生产和研发合作网络,也有与当地政府、社会组织和合作伙伴建立的关系网络,还包括企业家个人在东道国社会建立的企业家关系网络.中国企业家经常利用在东道国社会的华商关系网络来拓展业务关系、获取合法性,但华商关系网络对公司和个人扩大在美国主流社会的影响力作用不足.有一些企業家利用个人影响力在东道国社会与当地社会名流、政治精英和合作伙伴建立了密切的社会关系,这对于企业在当地获取合法性有重要的意义.例如,万向集团在进入美国市场时,东道国子公司总经理倪频利用个人影响力与美国当地社会名流、政治精英、银行家建立了较为深厚的个人关系,曾高薪聘请小布什的叔叔担任公司顾问.纵观万向公司在美国20多年的并购活动,其并购合法性问题一直处理得非常好,从未因合法性问题给公司并购活动带来实质影响.

社会资本能够为母国企业在东道国的并购活动带来一定的关系资源.跨国公司应该积极地与东道国社会民众进行更大范围和更深程度的沟通和交流,从而提升跨国企业在东道国社会的企业形象和影响力,进而获得更多的认可和支持.当企业在东道国社会出现合法性问题时,较强的社会资本能够帮助企业积极地与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协调,以获取理解和支持,从而有利于获取合法性.社会资本还可以帮助跨国公司从社会网络当中获取信息和知识,有助于跨国企业更好地采取灵活有效的合法性获取策略.

(二)内外部社会资本与内外部合法性

内部社会资本是由于企业内部网络关系而形成的社会资本.内部社会资本代表了公司内部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子公司与子公司之间以及内部各部门之间形成的网络资本.当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时,内部社会资本有利于母公司与东道国子公司的协调和整合,他对克服文化冲突、管理障碍和消除并购中的内部合法性压力起着积极作用.在跨国并购时,经常遇到的内部冲突是母公司与并购子公司工会、管理层和员工之间在并购安排和内部整合方面的矛盾,也有母公司员工与子公司员工在文化观念、思维方式方面的冲突.强大的内部社会资本对以上两种内部冲突都能起到缓和与消解的作用.

内部社会资本对获取外部合法性能起到积极作用.较强的内部社会资本能使跨国企业内部利益主体和内部组织之间形成了稳定而又信任的网络关系,有利于获取内部合法性.内部合法性的获取和内部公众的支持会对外部公众产生影响,从而影响外部合法性.如果跨国企业缺乏内部社会资本,内部网络关系混乱而又缺乏信任则会投射到外部公众群体里,影响到外部社会公众的态度和行为,进而对外部合法性产生影响.

外部社会资本主要是跨国企业外部的社会联系和关系资源,它有利于企业的外部沟通和联系,有利于获取外部公众的理解和支持,从而有利于获取外部合法性.但是,外部社会资本对于跨国企业获取内部合法性的影响并不显著.这是因为内部公众会觉得自身处于组织内部,会比外部的社会公众更加了解组织,很少会受到外部社会公众态度和观点的影响.因此,跨国企业所获取的外部社会资本对获取内部合法性的影响就不显著,详见图1所示.

(三)社会资本维度与合法性

由前述分类可知,社会资本可以分为结构维度、关系维度和认知维度,除以上三个维度外,其实还应分离出质量维度.所谓质量维度主要是指所嵌入社会网络的网络关系质量,主要体现在社会网络能带来社会资源的能力和潜力.例如,网络社会成员的社会地位、拥有资源以及资源可共享性或可获取性,实际上反映了社会资本的变现能力及其大小.因此,社会资本维度可以分别从结构维度、关系维度、认知维度和质量维度四个方面来进行解读.[10]

结构维度主要是指跨国企业在所嵌入社会网络的位置、地位和嵌入结构形态.不同的网络结构和位置会影响跨国企业对社会资源的获取.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的时间普遍较短,缺乏国际化经营,与东道国先进企业普遍存在技术差距.因此,中国企业在海外所嵌入社会网络的位置和结构一般都不太理想,很少占據中心位置,也有为数不多的结构洞.结构维度越优越,企业在社会网络中可支配的社会资源就越丰富,这对企业获取合法性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社会资本结构维度反映了企业在网络中获取资源的便利性和可靠性,可以带来信息资源,帮助企业适应东道国社会的规制,也可以加深与利益相关者的关联,获取东道国社会的认可和支持,还可以通过接触网络关系学习默会性知识和认知方式,适应东道国社会的文化和社会规范.这些会对合法性的各个维度产生全方位的、综合的影响.

关系维度主要是指跨国企业所嵌入社会网络的关系强度、信任度和亲密度.社会资本关系维度越强,跨国企业与社会网络成员的信任度和亲密度就越高,联系也会更频繁,这对于跨国企业向网络成员进行深度学习和默会学习非常有利.跨国企业可以通过强关系维度向东道国网络成员学习社会规范和文化观念以助力企业获取规范合法性.当然,关系维度也会对获取其他类别的合法性产生积极影响,但最明显的是有助于获取规范合法性.

认知维度主要是指跨国企业与社会网络成员在认知方式和思考习惯上的一致性.认知维度越高,与东道国网络成员的默契和信任度就越高.提高与网络成员之间的认识维度,可以使跨国企业在东道国社会的认知方式更加适合当地环境,有利于企业获取认知合法性.当然,认知维度会对获取其他类别的合法性产生积极影响,但最明显的是有助于获取认知合法性.认知一致性的提升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社会网络中的有效互动和频繁交流有利于网络成员间的磨合,有助于提高认知维度.

质量维度指跨国企业与社会网络成员的社会地位、影响力和能带来资源的能力.质量维度越高,跨国企业从社会网络中获得的资源潜力就越高,越有利于企业利用资源开展经营活动.质量维度会对企业各个方面产生综合的影响,有利于跨国企业全面获取合法性.

以上从不同维度阐述了社会资本对合法性不同层面的影响,对于深刻理解社会资本对合法性的影响具有一定的意义,详见图2所示.在实践中,社会资本的四个维度是不可分割的,会综合影响企业的资源获取和战略行动,也会对合法性获取产生综合性的影响.

三 基于社会资本的合法性获取策略

(一)中国企业要积极构建社会网络,以获取社会资本

社会资本是一种关系资本,来源于企业创建的社会网络.对中国企业来说,积极地在东道国构建社会网络,并努力在网络中占据有利地位,加强与网络成员的关系,是获取社会资本的主要途径.中国社会是一个关系社会,中国企业家一直比较重视营造关系网络,通过地缘、血缘、亲缘、业缘等积极营造企业家社会网络.因此,中国企业构建社会资本习惯利用非正式关系构建社会网络,这些网络多为企业家个人网络.在东道国当地,中国企业擅长构建海外华人社会网络,他主要是以宗亲关系、乡土关系和行业关系为纽带的社会网络.华人社会网络和华商组织为中国企业熟悉东道国社会环境、获取信息和其他资源提供了机会,嵌入华人社会网络有利于中国企业家获取社会资本和国际化经验.在西方发达国家,当地企业比较重视嵌入正式的社会网络之中,网络成员关系多为契约关系,这与中国企业的网络嵌入倾向有着较大的不同.因此,中国企业必须注意嵌入企业社会网络,广泛地与东道国供应商、客户、经销商、媒体、当地政府、社会团体和合作伙伴建立良好的关系,积极打造东道国社会网络,以获取社会资本.[11]

此外,当中国企业进入东道国社会积极构建社会网络时,不能盲目照搬国内做法,要遵守当地法律和习惯做法,以免触犯当地法律.

(二)积极利用社会资本获取并购合法性,提高社会资本利用能力

中国企业既要构建社会网络、获取社会资本,又要充分利用社会资本提供的网络资源,积极地为并购和整合活动创造合法性.企业要充分利用社会网络资源,积极地与网络伙伴建立相互信任的业务关系,并逐渐拓展合作范围.企业可以通过网络结构洞与其他企业建立业务联系,以求能够使企业在开展活动时获取合法性.例如,万向集团早年就与美国舍勒公司建立了业务关系,成了舍勒公司的OEM合作伙伴.后来,万向集团反向并购了舍勒集团的销售渠道和品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主要得益于长期建立的合作关系、信任关系以及并购中获取的合法性.此后,万向集团围绕核心业务展开了一系列的并购活动,被并购企业大多为万向集团的供应链企业或合作伙伴.特别是周期性经济危机发生时,这些企业会主动找到万向集团,请求万向并购以挽救企业.这种并购活动具有较高的合法性,很容易獲得成功.可见,充分利用社会资本可以为企业获取并购合法性创造有利条件.

(三)根据合法性阶段性特征,周期性调整社会资本结构和维度

在不同阶段,中国企业并购的合法性会呈现出阶段性特征.一般在早期阶段,企业对东道国社会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不熟悉,会带来规制合法性.这时企业就应该强化社会网络结构和网络质量,不断与社会网络成员进行交流和学习,掌握东道国规制,并学会如何获取规制合法性.在中后期,随着中国企业在东道国经营活动的深入,规范合法性和认知合法性会表现的更加突出,从而带来规范合法性和认知合法性.这时企业要强化社会资本的认知维度和关系维度,以获取规范合法性和认知合法性.在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脱钩”或进行技术冷战的背景下,加强社会网络中的网络质量,积极与东道国社会精英,特别是政治精英建立高质量的信任关系,对于获取政治合法性有积极意义.[12]因此,中国企业要善于把握自身在东道国环境中的合法性特征,针对性地强化和调整社会资本结构,这对于中国企业具有重要意义.

四 结语

社会网络理论为中国企业获取海外并购合法性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现实依据,对中国企业海外经济活动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传统文化孕育出的“关系”文化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构建社会网路、获取社会资本提供了文化基础.众所周知,中国不仅是法治社会,而且是一个重视“关系”和“圈子”的人情社会.在构建社会网络方面,中国企业有着天然的敏感性和洞察力,往往能够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驾轻就熟.但需要注意的是,中国企业构建社会网络的具体方法和手段要符合东道国的社会文化和法律规范,不能照抄照搬国内的做法.对中国企业来说,深耕东道国社会,不断积累社会网络构建经验,提升社会资本获取水平,是中国企业国际化活动中要面临的重要任务.

参考文献:

[1]LIN N.Social capital: A theory of social structure and Action[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1.

[2]ALDER P S,Kwon S W.Social capital: Prospects for a new concept[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02,27(1):17

[3]边燕杰,丘海雄.企业的社会资本及功效[J].中国社会科学,2000,20(2):87-99.

[4]韦影.企业社会资本对创新绩效的影响:基于吸收能力视角[D].浙江大学,2005,1(11):1-123.

[5]郑胜利,陈国智.企业社会资本积累与企业竞争优势[J].生产力研究,2002,16(1):133-137.

[6]Suchman M. C.Managing Legitimacy: Strategic and Institutional Approaches[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95,20(3):571-610.

[7]Singh J V, House R J. Organizational Legitimacy and the Liability of Newness[J].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1986,31(2):171-193.

[8]Scott W R.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s[M].Thousand Oaks,CA:Sage,1995:35-47.

[9]郭海,沈睿,王栋晗等. 组织合法性对企业成长的“双刃剑”效应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8,21(5):16-29.

[10]梁娟,陈国宏.多重网络嵌入、知识整合与知识创造绩效[J].科学学研究,2019, 37(2):301-310.

[11]GUO H, SHEN R, SU Z. The impact of organizational legitimacy on product innovation: a comparison between new ventures and established firms[J].IEEE Transactions on Engineering Management, 2018,66(1):73-83.

[12]李新剑.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合法性问题的历史演变[J].商业研究,2019,3(3):133-138.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Chinese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he become more and more active in dealing with the legitimacy of M&A, especially through the good use of social capital, which plays a positive role in acquiring legitimacy of M&A for enterprises. Internal social capital not only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acquisition of internal legitimacy, but also helps enterprises acquire external legitimacy, while external social capital does not he significant effect on internal legitimacyacquisition, although it has a positive effect on external legitimacyacquisition. In addition, the relational dimension ofsocial capital has the greatest influence on the acquisition of normative legitimacy, the cognitive dimension of social capital has the greatest influence on the acquisition of cognitive legitimacy, while the structural and quality dimensions of social capital he a comprehensive influence on the acquisition of legitimacy. Therefore, it is suggested that Chinese enterprises should actively construct social networks to acquire social capital; and actively use social capital to acquire the legitimacy of M&A to improve their social capital utilization competence; they should also adjust the structure and dimensions of social capital periodically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for different legitimacy at different phases.

Key Words: social network; social capital; legitimacy of M&A; legitimacy

总结,本文是一篇可用于本科与硕士社会网络理论和海外并购相关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写作参考和有关优秀学术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免费教你怎么写中国企业方面论文.

社会网络理论和海外并购范文

1、社会网络论文范文 社会网络相关论文如何怎么撰写8000字

2、海外并购论文范文 海外并购类硕士学位论文范文2500字

3、社会网络论文范文 社会网络方面毕业论文提纲范文2500字

4、社会网络论文范文 社会网络方面论文范文检索10000字

5、海外并购论文范文 海外并购有关论文参考文献范文3000字

6、社会网络论文范文 社会网络类有关学士学位论文范文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