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论文网
毕业论文98463324职称论文8338728网站已运行1096

哈文痛忆李咏:你的爱照亮我每一个琐碎的日子

木辰

哈文与李咏

癌魔来袭为妻则强

2017年5月7日一早起来,李咏就感觉头疼、鼻塞,还伴有干呕.他以为感冒了,来到医院准备拿点药.医生了解到他的症状后,建议他做个鼻咽镜检查.结果,李咏被确诊患了鼻咽癌,而且已经到了中晚期.李咏回到家时,妻子哈文正在厨房煲汤.李咏把化验单递给妻子,说:“我得癌症了.”哈文手里的汤匙当即掉在了地上等

哈文1969年出生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1987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她知性端庄,博学大方,同班同学李咏对她一见钟情.李咏来自新疆乌鲁木齐,比哈文大一岁.他算不上帅哥,但才华横溢,幽默乐观.哈文与他在一起,一天到晚都乐呵呵的.

1991年大学毕业,哈文去了天津电视台,李咏则考入了电视台对外部,去了西藏.担心哈文与自己一拍两散,上班不久李咏就向她求婚.1992年春,两人领证结婚.

为了能与丈夫团聚,婚后哈文回母校电视节目制作系攻读第二学位,1995年取得双学位后考入电视台任导演、制片.这时,李咏已从西藏回北京工作.单位分给他们一套小两居,夫妻俩终于过上了正常生活.

央视实行末位淘汰制,为了在竞争中胜出,哈文与李咏不敢要孩子.一晃到了2001年,哈文32岁了,已成为央视小有名气的导演.李咏因主持益智互动节目《幸运52》以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先后荣获“金话筒”奖、十佳节目主持人等殊荣,事业步入辉煌.直到这时,夫妻俩才计划要生孩子.2002年5月,哈文在北京生下女儿,取名法图麦·李.

2003年,哈文与团队策划了一档全新娱乐节目《非常6+1》,要将普通人打造成超级明星.她是导演、制片,李咏出任主持人.当时央视有100多个栏目,很多因收视率低,开办不到一年就淘汰了.为了办好《非常6+1》,哈文与李咏经常熬夜加班,过着晨昏颠倒的生活.随后整整10年,夫妻俩的工作、生活完全搅和在一起,吃饭谈工作,睡觉谈工作,上下班途中谈工作,是同事公认的“事业狂”夫妻.

哈文累,李咏比妻子更累.录制节目时,他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连喝水、上洗手间的时间都很紧张.因用嗓过度,李咏经常嗓音嘶哑,还患上了慢性鼻炎.哈文几次要陪丈夫去医院,都被李咏拒绝了:“这点小病上什么医院啊?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娇弱?”哈文只好给丈夫买来药品,李咏当着妻子的面就吃几片,待哈文一转身就把药给扔进了垃圾桶.

为保持身材,李咏吃得特别清淡.中午在台里叫外卖,他经常只点一份醋熘土豆丝.由于工作量大,有时录制节目他精力不济,便拼命喝咖啡提神.哈文心疼丈夫,在家里做好酱牛肉然后切成片带到台里,可每次李咏只吃一两片,其余的全分给同事.

从2002年起,李咏一共主持了10届央视春晚.彩排经常连轴转,可他还得主持《非常6+1》.从演播厅出来,他常常连口热水都来不及喝,换上衣服就直奔《非常6+1》录制现场.2014年1月份,有一天李咏连续14个小时没合眼,结果晕倒在化妆间.哈文心疼极了,说:“再这样下去你就是铁人也会累垮的,瞧你的头发,一抓掉一大把,再过两年非掉光不可.”李咏决定,和妻子一起远离这种高强度的生活.

2015年5月,两人双双从央视辞职,哈文一边回母校攻读博士,一边经营北京酷娱影视制作公司.李咏则回母校担任副教授.鉴于李咏的知名度及无与伦比的主持才华,很多地方电视台上门力邀他主持节目.哈文告诫丈夫:“咱们该拥有的都有了,别再那么拼了.”李咏说:“很多是朋友介绍来的,我哪好意思拒絕呀!40多岁正是男人年富力强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下目标,55岁提前退休,陪你享受生活.”

于是,李咏除了在中国传媒大学任教,还在天津、浙江等多家卫视主持节目,并与优酷网、土豆网推出网络综艺节目《偶像就该酱婶》.如此一来,李咏比在央视上班时还忙还累.他经常上午还在北京,下午就飞到了浙江,第二天又到了山东.高强度的工作,以及不规律的生活,透支了李咏的健康.他鼻炎反复发作,录制节目时常常呕吐.为了不让妻子担心,他从来报喜不报忧.孰料,日复一日的操劳,已经严重危及他的身体健康等

李咏与妻子女儿

得知丈夫患癌的那一刻,哈文感觉天都要塌了.但她知道,公婆年迈,女儿尚未成年,作为妻子她必须坚强.她忍着眼泪对丈夫说:“我和女儿需要你,爸妈需要你,你必须好好的.从明天开始,我陪你一起抗癌!”

一家三口在抗癌中相守

哈文和李咏是智慧、开明的父母,与女儿始终像朋友一样相处.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的法图麦,比同龄孩子成熟.2015年9月,法图麦赴美国留学.哈文准备去陪读,被女儿拒绝了.而今一年多过去,法图麦的学习、生活一切正常.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哈文觉得应该告诉女儿.

当天下午,哈文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讲述了李咏的病情.法图麦安慰道:“妈,那我休学回北京陪爸爸,现在是你和爸爸最艰难的时候,我得守在你们身边.”她让妈妈别哭,自己却哭了.擦干眼泪,法图麦又给李咏打电话:“爸,在我心目中您永远是那么幽默、乐观、坚强,我和妈妈不希望看到你悲伤和消沉.无论多难,我们会陪伴你一起战斗.”被确诊患癌后,李咏一直没流过泪,但女儿的一番话却让他泪流满面.

哈文本打算让丈夫在北京接受治疗,但与女儿通话后,她改变了想法.女儿休学回京,是她和丈夫最不愿看到的;可女儿不休学,在美国也没心思读书.于是夫妻俩商量后决定,去美国治病,与女儿相守在一起.经反复比较,他们最终选择了位于美国纽约的梅奥诊所.

尽管离开了央视,但李咏和哈文依然是传媒瞩目的焦点.若李咏的病情,媒体肯定会疯狂炒作,到时候自己和亲人的生活都会受影响.因此,夫妻俩对外封锁了消息.两年前,为方便女儿上学,他们在纽约买了一套房子.2015年5月11日,哈文与李咏以探亲为由飞赴纽约.原本在学校寄宿的法图麦申请走读,每天一放学就回家陪伴父母.

到达纽约的第二天,哈文把丈夫送进了梅奥诊所.鼻咽癌是高发的恶性肿瘤之一,诱因很多,熬夜、长期劳累、压力过大等都可能引发,但在癌症家族中,它不是最凶险的,经科学系统地治疗,治愈率高达50%.担心手术影响声带,李咏选择了放射治疗.

丈夫住院后,哈文每天在家里做好饭菜送到医院.法图麦放学后,也去病房陪伴爸爸.李咏活泼好动,受不了整天被困在病房.傍晚时分,哈文母女经常陪李咏去医院附近的公园散步.李咏在海外华人中也有着很高的知名度,6月中旬,他在散步时被当地华人认出.出于好奇,对方将这场偶遇发到了网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见李咏夫妇“滞留”美国,网友便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移民了.少数偏执的网民发帖攻击李咏夫妇,说他们在国内捞够了钱就移民海外;也有的指责他们崇洋媚外等这些刻薄的非议与猜测,给夫妻俩带来巨大伤害.但他们又不便道出实情进行辟谣,只得生活在别人的误解之中.哈文知道,癌魔让丈夫承受肉体上的痛,谣传让他承受心理上的痛.她耐心开导丈夫:“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别纠结,等你彻底康复了我们就回国,到时候谣言不攻自破.”李咏心里这才好受一些.

李咏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看到网上的消息后,给弟弟打电话询问缘由.李咏不忍向姐姐隐瞒,透露了自己的病情,并叮嘱她向父母保密.大姐含泪答应了,却怎么也难以释怀,把消息告诉了妹妹.姐妹俩去看望父母时,难抑悲伤,在双亲追问下说出了弟弟的病情.

李咏的父亲李堡年逾八旬,退休前是新疆铁路系统的干部.老人很坚强,在电话里叮嘱儿子:“我这么大年纪了都好好的,你也必须好好的.咱们家就你一个男孩,不能出任何意外等”李咏回应父亲:“爸,我很乐观,从没把自己当病人.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就当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回国后我带哈文和孩子去看您,到时候陪您喝两杯.”为让妻子女儿和父母亲人多一份安心,李咏积极配合治疗,病情逐渐趋于稳定.

8月初,李咏出院回家观察,这时法图麦也放暑假了,母女俩陪李咏去外面散心,一家三口去市郊的哈德逊河边钓鱼,拍落日美景.为给丈夫找点事做,哈文从花卉市场买来平安竹,让李咏负责给绿植换水,中午还得把花搬到阳台上晒太阳.法图麦用喜庆的红丝带编成心形丝结,挂在平安竹上,然后和妈妈在丝带上写下祝福:“祝我们最爱的人平安幸福!”妻子与女儿的陪伴与祝福,让李咏热泪盈眶.

丈夫健康时,一家三口聚少离多,甚至在一起吃顿饭都很难.而今丈夫身患癌症,他们在异国相守,哈文深感人生的残酷与无常.李咏格外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妻子女儿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哪怕是去超市买个东西,一家三口也要同行.偶尔女儿去同学家玩,李咏和妻子哪怕等一两个小时也要等法图麦回家才开饭.病中的相守有泪有痛,但更有爱和亲情.

永失最爱选择坚强

2018年2月,李咏的病情出现反复,专家会诊后建议手术.担心手术影响发声,李咏顾虑重重.哈文劝慰丈夫:“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关键时刻要听医生的.你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我和女儿负责.”为早日康复,李咏接受了病灶切除手术.

万幸的是,李咏术后声带并未受到影响,只是化疗给他带来了巨大痛苦.他黯然对妻子说:“我真后悔,以前干吗那么拼,透支自己的健康?当初就该听你一句劝,有个小病小痛及时看医生.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劳逸结合,让自己健健康康的.”哈文说:“再责备自己也无济于事,当前你最该做的是排除杂念好好养病.我和女儿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笑脸.”

李咏也想每天笑容灿烂地面对妻子和女儿,但随着住院时间延长,加上病痛的折磨及拖累妻子的愧疚,他变得越来越脆弱.特别是3期化疗后,他开始脱发,眉毛也掉了,人也越来越消瘦,心情日渐暗淡.他脸上不再有笑容,也失去了往日的风趣与幽默.

哈文不仅承受着精神上的痛苦,体力负担也很重,比李咏更不容易.但她不愿将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丈夫面前.独处时她会流泪,但面对丈夫她一直像个坚强的女汉子.每天早晨起床后,她第一件事就是登录微博,发布两个字“早安”.她以这种方式给予丈夫积极的心理暗示.法图麦则每天从家中花圃里剪一支带露水的蔷薇,插在父亲床头的花插里.她希望,淡淡花香让父亲的心情好起来.

哈文还发动家人及亲友,组成“能量团”激励李咏.李堡给儿子写信:“我虽然80多岁了,但身体硬朗,有信心活到100岁,你必须健健康康地给我尽孝.”李咏的两个姐姐,代表家人赴美国探望弟弟,给予他信心和力量.李堡祖籍陕西咸阳,几个弟弟妹妹全在老家生活.李咏有众多堂兄弟姐妹,一位堂弟给他发短信:“咏哥,你是我们整个家族的骄傲,我为有你这样优秀的哥哥而自豪,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在电视里继续看你主持节目等”亲人的陪伴与鼓励,激发了李咏抗击癌魔的决心,他剪掉了一头长发,每天都将皮鞋擦得锃亮,还用手机自拍一张张灿烂笑脸发给妻子和女儿,并坚持每天锻炼身体.

以前,为了记录女儿成长过程中的点滴变化,李咏一直坚持手写女儿的成长日记,直到来美国治病才中断.2018年4月,他又开始每天跟女儿交流,了解她的学习、生活情况和心理变化,然后趴在病床上写日记.他对女儿说:“从现在起,我又要天天给你写成长日记了,直写到你出嫁.”哈文打趣道:“将来女儿出嫁,咱们就把你写的这几十本日记给她当嫁妆.”法图麦欣喜地说:“这可是最珍贵的礼物,到时候我会念给我的孩子听.”说笑间,一家三口都很开心.

2018年5月3日是李咏50岁生日,哈文送给丈夫一套红色西服,法图麦给爸爸买了一个紫色领结.李咏将脸刮得干干净净,一头短发打上摩丝,然后问妻子和女儿:“帅吗?”哈文笑道:“太帅了,简直就是英俊少年.”李咏招呼妻女来到身边,一家三口拍了合影.这张照片,成了他们最后一张全家福.

就在哈文期待丈夫早日康复时,癌细胞开始在李咏体内扩散.10月5日开始,李咏病情持续恶化,哈文每天一起床就含泪在微博上写一个“早”字,庆幸丈夫又迎来新的一天.10月25日,弥留之际,李咏叮嘱哈文:“我不能陪伴你和女儿了,你们要坚强.”他又拉住女儿的手说:“对不起,爸爸食言了,不能看着你出嫁了.”在母女俩的泪眼中,李咏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10月28日,在纽约坎贝尔殡仪馆,哈文与丈夫做了最后告别,她在心里默默告慰爱人:“与你26年的婚姻里,我很幸福.生活是烦琐的,但你的笑,你的爱,你的温暖,將我每一个琐碎的日子都照亮了.我会牢记你的叮嘱,与女儿坚强地生活.”

〔编辑:冯士军〕

李咏和哈文范文

1、李咏:我怕她,是因为我爱她

2、李学文:和儿子一起和星际相处

3、鲍平 李郁竹 王宏 梅耀雄 王子文 石国祥 梅玉荣 包东成 林春娇 曾庆炳

4、许银仙 李家平 张学祥 顾文显 杜继凯 李毅梅 赵忠亮 何县安

5、王正煜 王辉 胡新科 吴文燕 李结实 徐荣春 邹仁武 张语菁